尔君

消愁

#红色组,国设,解读歌词

#文笔不是很好,求轻拍

#ooc归我,私设较多

#可以就下翻↓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王耀疲惫地走进联合国议事会的大厅,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最近国家的事务太多,他已经很久没有合眼了。美/国慷慨激昂的声音吵的他头疼,王耀使劲按了按太阳穴,想打起精神来,但也是徒劳。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王耀打开保温杯灌了几口咖啡,他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整理好衣襟,联合国会议上不容许他有任何的失态。

其实想想,如果还在以前的话那就好了,那个时候哪里需要应付这么多国家……王耀叹了口气。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

“中/国身体不舒服吗?看上去状态很不好呢。”法/国微笑着说。

“承蒙关心,我没什么事。”王耀牵起一个假笑。

阿尔弗雷德眼尖地瞟到这里的情况,也假模假样地表示对中/国的关心:“中/国发生了什么事吗?看上去脸色有些不好看呢。”

“并没有什么事,多谢关心。”王耀温和地回了阿尔弗雷德的话,虽然他并不是很想见到他。

“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可以帮忙解决。”美/国蔚蓝的眼瞳里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王耀微笑着点头,心想你还是去死吧。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美/国和俄/罗/斯仍旧在言辞之间暗放冷箭,王耀私心是很想站俄/罗/斯来着……毕竟不管是明面上还是私下里王耀和伊万都相交甚好。不过作为一个国/家……作为一个国/家他已经寂寞了几千年,是到如今依然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他漫漫的一生,知道他的人都已死去,黄土白骨,只有他不断轮回。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

会议终于结束了,依旧什么都没讨论出来。王耀收拾好东西快步走上车,关上门后终于懒散的舒了口气。他驾车来到酒店,走进房间将自己重重地摔进床里。

“累啊……”

      『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

王耀想喝酒了,当然他也这么做了。他也没管这酒是从哪里来的,反正身为国/家是不死不灭的。他不要命似的一口灌下半瓶白酒,苍白的脸上浮起红晕。

按说王耀酒量没有这么差,平时跟伊万喝酒时一瓶接一瓶也没见醉过。但事实上,王耀醉了。

是他想醉吗?

      『听它在喧嚣里被淹没』

王耀的房间响起了敲门声。王耀赌气似的用被子捂住头,固执地不去开门。房间门被打开,王耀想起自己好像没锁门,又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来人看着王耀,紫罗兰色的眼眸里波光荡漾。

“小耀。”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伊万。”王耀委屈地喊道,“我头疼。”

伊万似乎是叹了口气:“小耀喝醉了?”随即又拉过王耀,冰凉的手指抚上王耀的太阳穴,一轻一重地按压着,王耀抽了抽鼻子,小声说:“我没有喝醉。”

我根本就不敢醉啊。

      『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伊万,我诞生在远古一个部落的祭坛上。生命之初便有人告诉我说,我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当时的我未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不过我很快明白过来。

“我还未开始成长,就有人先我一步而去。他是上古第一位王,他叫‘黄帝’。

“时间对于人类来说着实残酷。对我而言不过短短一瞬的时间,我已经亲眼目睹了一个又一个亲近的人离我而去。

“当时的我已经悲哀到绝望。”

王耀攥紧胸前的衣襟。

      『唤醒我的向往 温柔了寒窗』

“后来到了商朝,我问成汤,‘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领我到了街上,我看到孩子在街上你追我赶,清脆的笑声在空中飘荡;人们或是在叫卖,或是在散步,总之是很幸福的样子。当时我想,或许我的存在,就是为了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不再居无漂所担惊受怕地在野外过一辈子。

“我想,我的存在是为了这些人。”

      『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

“所以,我就抱着这样的信念,就这样活下去。

“商朝,周朝,春秋战国,秦朝。后来到了汉朝,我遇见了另一个国/家。

“罗/马/帝/国。”

王耀泛起苦笑。

      『不怕心头有雨 眼底有霜』

“而罗/马/帝/国已经消亡。”伊万说。

      『一杯敬故乡 一杯敬远方』

“伊万,你能存在多久?”

“而我又能存在多久?”

      『守着我的善良 催着我成长』

伊万抱住王耀,轻轻抚摸他的头发:“自西伯利亚初见,王耀,我曾暗暗发誓,一定要得到能与你匹配的荣耀。”

      『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

“后来我一直不停地追赶,并且一度对你犯下不可磨灭的错误。时至今日,作为国/家也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我仍想对你说,王耀。”

『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我爱你。以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名义。”

“永远追随与你。”

“你死及我亡。”

『躁动不安的座上客』

『自以为是地表演着』

『伪装着 舞蹈着 疲惫着』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唤醒我的向往 温柔了寒窗』

『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

『不怕心头有雨 眼底有霜』

『一杯敬故乡 一杯敬远方』

『守着我的善良 催着我成长』

『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

『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支撑我的身体 厚重了肩膀』

『虽然从不相信所谓山高水长』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

『宽恕我的平凡 驱散了迷惘』

『好吧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

『清醒的人最荒唐』

王耀这样哼到。

『清醒的人最荒唐』

『END』


《消愁》
作词:毛不易

作曲:毛不易

演唱:毛不易



感谢观赏.

芸芸

#新人第一次发文,求轻拍

#耀诞贺文,ooc归我,私设蛮多的

#非国设,中华家族和联五轴三出没

#如果有不行或不对的地方请指出

#可以的话请下翻

“我回来了。”王耀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踢踏着拖鞋走进客厅。
“先生回来了?”王濠镜将茶几上的面包递给了王耀,“先生先吃这个压压饿吧,晓梅还要再等会儿才能做好饭。”
王耀撕开包装一口咬掉半个面包,含糊不清地问:“嘉龙呢?都快八点了怎么还没回来?”
“打电话说是学校的篮球队马上要参加比赛,今天训练会晚点回来,不过也快了。”王濠镜说着看了眼客厅墙上的时钟。
“比赛啊,什么时候?”
“十一月份初左右,嘉龙说具体的日子还没有定好。”
“可不能让嘉龙的学习掉下去了。”王耀又拿起一个面包,“我比较忙,濠镜你要看好嘉龙,篮球不是不可以玩,但是学习同样重要。”
王濠镜点头,随即又皱起眉头:“先生今天中午又没有吃饭吗?”
王耀有点不好意思地抹掉嘴角的面包屑:“实在是太忙了,真的顾不上吃饭。”
王濠镜叹了口气:“先生再这么下去会有胃病的……等下让晓梅知道了少不了又要念叨您。”
王耀做噤声状,又偷瞄了眼厨房:“小声点,别让晓梅听到了。”
“你们在说些什么呢?”晓梅将手上的盘子放到餐桌上笑着说,“先生饿了吗?再有一个菜就好了。”
“好香啊。”王耀说,“晓梅的厨艺感觉又进步了呢。”
“真的吗?”晓梅说,“不过先生做的菜才是最好吃的呢。”
王耀趴在椅子上笑着说:“说起来我确实好久没下厨了,工作也越来越忙,很难得和你们吃像样的一顿晚餐。”
“说起来先生今天回来的很早呢。”王濠镜说。
“可能因为是国庆吧。”王耀耸耸肩,“话说国庆都没假放真是悲惨。”
“所以早就让先生换一个工作嘛,以先生的资历不会找不到一个轻松一点的工作吧。”晓梅不满道,“整天这么辛苦我都很心疼先生的。”
王耀安慰道:“这不是这个工作工资高嘛。我没关系的,晓梅只要好好读书就好啦,到时候你和嘉龙都读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我也就功成身退啦。”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王濠镜去开门,是王嘉龙回来了。
“先生好。”王嘉龙说。
王耀拿过王嘉龙背的包,说:“很累了吧?先休息一下,饭马上就好了。”
王嘉龙点点头,又和王濠镜和林晓梅打了个招呼。林晓梅继续去炒菜,王嘉龙先去洗了个澡,王耀和王濠镜在客厅里继续聊天。
一切都平常而美好。
“对了。”王嘉龙擦着头发,“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亚瑟他们了,他们说等会要来家里给先生庆生。”
“亚瑟?”王耀一脸疑惑,“他不是在英国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还有,他·们?”
又有人按响了门铃。
王耀打开门。
“王耀生日快乐!接受本HERO的祝福吧!”
“小耀生日快乐~不用理这个死蠢哦~”
“伊万你想在这个时候打架吗?!”阿尔怒视伊万。
“这是哥哥份的祝福~小耀今天也很可爱哦~生日快乐~”
“王耀,生日快乐。”
“耀君,生日快乐!”
“啊~啊~王耀生日快乐~有pasta吗~”
“费里,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么失礼的话了!另外,王耀,生日快乐!”
王耀笑着看他们在门口吵吵闹闹,突然之间,没有一点预兆的,眼角就湿润了。
他啊,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呢。
伊万和阿尔还是这么气盛,亚瑟和弗朗西斯暗地里互掐,路德维希和费里也到了,就连小菊也不记前嫌的跑来了。
啊,果然人老了就招架不住这样的场面了吗?
王耀偷偷抹掉眼角的泪花,侧身笑着说:“请进请进,各位真的是好久不见啦!看上去都混的相当不错嘛。”
“那当然!HERO可是最厉害的!”
“知道知道,你还小吗把脚从茶几上拿下来啦……”
“所以说蠢呢~”
“伊——万——”
“好啦不要打啦……年轻人活力四射也要照顾一下老年人的感受好伐?”
“小耀不要理他们,哥哥给你带了礼物哦,法国的红酒和美人是绝配~”
“红茶,偶尔也可以换换口味。”
“HERO的是杯子杯子,上面的图案是HERO亲自设计的!”
“小耀冬天都不喜欢带围巾呢,这条围巾送给小耀啦~”
“这是在下亲自绘制的明信片。”
“蛋糕~~不是pasta味的呢~”
“德国产的黑巧克力,小小心意!”
林晓梅端出最后一道菜,“饭好啦,大家一起来吃吧!不过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人,可能会不够啊。”
“HERO有憨八嘎!”
“你去和憨八嘎结婚吧。”王耀忍不住一个白眼。
“死扛?”
“亚瑟你想吧王耀的生日变成他的祭日吗?”弗朗西斯惊恐状。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怜的亚瑟。”王耀锤桌笑。

不过真是谢谢你们了呢。
有你们在真是太好了。
不过死扛我还是不会吃的啦。
王耀开心地想。
『END』

感谢观看。